熱門詩人

--------------------------

熱門詩詞

--------------------------

網友詩作

九章之四 抽思
朝代:先秦 作者:屈原 體裁:楚辭 
心郁郁之憂思兮,獨永嘆乎增傷。
思蹇產之不釋兮,曼遭夜之方長。
悲秋風之動容兮,何回極之浮浮。
數惟蓀之多怒兮,傷余心之憂憂。
愿搖起而橫奔兮,覽民尤以自鎮。
結微情以陳詞兮,矯以遺夫美人。
昔君與我誠言兮,曰黃昏以為期。
羌中道而回畔兮,反既有此他志。
憍吾以其美好兮,覽余以其修姱。
與余言而不信兮,蓋為余而造怒。
愿承閒而自察兮,心震悼而不敢。
悲夷猶而冀進兮,心怛傷之憺憺。
茲歷情以陳辭兮,蓀詳聾而不聞。
固切人之不媚兮,眾果以我為患。
初吾所陳之耿著兮,豈至今其庸亡?
何獨樂斯之謇謇兮?愿蓀美之可光。
望三王以為像兮,指彭咸以為儀。
夫何極而不至兮,故遠聞而難虧。
善不由外來兮,名不可以虛作。
孰無施而有報兮,孰不實而有獲?
少歌曰:與美人抽思兮,并日夜而無正。
憍吾以其美好兮,敖朕辭而不聽。
倡曰:有鳥自南兮,來集漢北。
好姱佳麗兮,牉獨處此異域。
惸煢獨而不群兮,又無良媒在其側。
道卓遠而日忘兮,愿自申而不得。
望北山而流涕兮,臨流水而太息。
望孟夏之短夜兮,何晦明之若歲?
惟郢路之遼遠兮,魂一夕而九逝。
曾不知路之曲直兮,南指月與列星。
愿徑逝而未得兮,魂識路之營營。
何靈魂之信直兮,人之心不與吾心同!
理弱而媒不通兮,尚不知余之從容。
亂曰:長瀨湍流,溯江潭兮。
狂顧南行,聊以娛心兮。
軫石崴嵬,蹇吾愿兮。
超回志度,行隱進兮。
低徊夷猶,宿北姑兮。
煩冤瞀容,實沛徂兮。
愁嘆苦神,靈遙思兮。
路遠處幽,又無行媒兮。
道思作頌,聊以自救兮。
憂心不遂,斯言誰告兮。
--------------------------

心里的憂愁萬分郁結,
孤獨地唉聲嘆氣不斷悲傷。
思來想去怎么也不能開懷,
只恨長夜漫漫天總不亮。

秋風一吹萬物都要蕭條,
壞人當道真是一片糟糕!
你為什么那樣地容易急躁,
你使我心神不安呵,尊貴的香草!

想索性離開故鄉跑向國外,
看到人民的災難又鎮定下來。
我把菲薄的衷情織成歌辭,
想呈現給你呀,我所敬愛。

你早先已經給我約好,
我們在黃昏時候見面。
但你在半途又改變了,
丟掉了我去和別人纏綿。

你把你的美好向我夸耀,
你把你的長處向我矜示。
你對我說的話全不守信用,
你只是無原故地對我生氣。

想乘著你空閑自行表白,
心里害怕又不敢這樣做。
我躊躇,但我總想見你,
可憐我的心是徬徨無主。

我把這情景編成了歌辭,
但你假裝耳聾不肯傾聽。
我知道直切的人不會討好,
大家也真的當我成眼中釘。

以前我所陳述的有憑有據,
難道到現在便都已經忘了?
我為什么總喜歡侃侃而談,
是希望你的光彩更加輝耀。

愿以三王五伯作為你的榜樣,
愿以彭咸作為我自己的典型。
我們一切都要做到盡善盡美,
普天下都要傳遍我們的名聲。

善行要靠自己努力,不從外來,
名聲要與實際相符,不要虛假。
哪有不給予的而能得到酬報?
哪有不種瓜的而能夠得到瓜?

小歌:
我為美人唱出我的幽情,
日日夜夜都沒人佐證。
把他的美好向我矜驕,
把我的歌辭在耳邊溜掉。

唱道:
一只鳥兒從南方飛來,
停留在漢水之北。
毛羽十分美麗,
孤單地在異鄉作客。
沒有一個知交,
也沒有誰介紹。
相隔既遠而被人忘懷。
要自薦也沒有路道。
望著北山而流眼淚,
對著流水而自哀悼。

孟夏的夜景本來很短,
為什么長起來就像一年?
郢都的路途確是遙遠,
夢魂一夜要走九遍。

我不管是彎路還是捷徑,
只顧南行戴著日月與星星。
想直走但又未能,
夢魂往來多么勞頓。

為什么我的性情這樣端直,
別人的看法卻和我不同。
替我媒介的人都欠工夫,
也還不知道我的從容。

尾聲:
水淺灘長,
我溯滄浪而上。
回望南方,
聊以解慰愁腸。
怪石崎嶇,
行走不如人愿。
迂回超越,
使我進退兩難。

遲疑不進,
落宿在這北姑。
心煩意亂,
萬事顛沛胡涂。
嘆息悲傷,
神魂飛向遠處。
地偏路遠,
沒人代為訴苦。

調整思路,
作歌聊以自娛。
憂愁難解,
有誰可以告訴? (郭沫若譯) 1.郁郁:憂傷郁結。
2.永嘆:長嘆。增傷:加倍憂傷。
3.蹇產:曲折。
4.曼:義同"曼曼",長的樣子。

5.回極:指風的動態?;?回旋;極,至也。
6.數(shuo4爍)惟:屢次想到。蓀(sun1孫):一種香草,這里比喻懷王。
7.憂憂:憂愁。

8.尤:同"疣",病痛。
9.矯:舉。美人:指懷王。



10.誠言:彼此說定的話。
11.羌:句首語氣詞?;嘏?中途轉折,這里有反悔之意。
12.他志:別的主意與打算。


13.憍:通"驕"。
14.覽:炫示之意。脩姱(kua1):美好。
15.蓋:通"盍",為什么。


16.間:空隙。
17.震悼:恐懼。
18.夷猶:猶豫。冀進:希望靠攏君主。
19.怛(da2達):傷痛。憺(dan4旦)憺:言心情動蕩不安。

20.茲:此。歷:列舉。
21.詳(yang2佯):借為"佯",假裝。
22.切人:墾切、直切的人。


23.耿著:明白。
24.庸亡:庸,遂;亡,忘。
25.毒:通"獨"。藥:當作"樂"。謇謇:忠貞之貌。


26.三五:指三王五伯(或謂三皇五帝)。
27.儀:法則。








28.敖:通"傲"。朕:我。





29.牉(pan4判):離異。
30.惸(qiong2窮):孤。
31.卓遠:遙遠。









32.孟夏:初夏。
33.遼遠:遙遠。



34.曾不知:竟不知。
35.徑逝:直逝,取直路走。








36.瀨(lai4賴):灘流。
37.軫(zhen3診):形容石的形狀方如車軫,奇形怪狀。崴嵬:高聳不平貌。
38.蹇:曲折。






39.瞀(mao4冒)容:亂貌。
40.沛徂:情緒急而顛沛奔走。







41.道思:且行且思。作頌:作歌。

【賞析】
  題目“抽思”,取之于詩篇中“少歌”之首句(此句“抽怨”一本作“抽思”)。

  對“抽思”的解釋,王逸《楚辭章句》謂:“為君陳道、拔恨意也?!敝祆洹冻o集注》認為:“抽,拔也。思,意也?!蓖醴蛑冻o通釋》說:“抽,繹也。思,情也?!笔Y驥《山帶閣注楚辭》以為:“抽,拔也。抽思,猶言剖露其心思,即指上陳之耿著言?!?BR>
  比較起來,似王夫之的說法較為可取,本篇所寫,乃是把蘊藏在內心深處像亂絲般的愁情抽繹出來。

  從體式上看,本篇有個與它篇不盡合一的獨特篇章結構:除篇尾有“亂辭”外(這是《九章》中多數篇所具備),還增加了“少歌”與“倡曰”兩種形式,此為它篇(如《離騷》、《九歌》及《九章》其它篇等)所罕見。所謂“少歌”,朱熹《楚辭集注》認為乃類同于“小歌”,是詩章前部分內容的小結;所謂“倡曰”,即是“唱曰”,是詩章第二部分內容的發端。聯系本篇整體內容,這別具一格的“少歌”與“倡曰”至少起了兩個作用:其一,內容結構上的轉換,由前半部分刻畫與君不合、勸諫無望而生的憂思之情,轉向了獨處漢北時心情的描摹,“少歌”與“倡曰”在這里起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使詩篇順理成章;其二,詩篇的結構體式有所突破,給人耳目一新之感,避免了單一化敘述的單調與呆板,產生了回旋曲折的藝術效果。

  全詩最大的特色,應該是流貫全篇的纏綿深沉、細膩真切的怨憤之情,它貫穿了詩的始終,又緊扣了詩題“抽思”,并時時與之相照應。

  詩篇一開首即扣住了題目(《抽思》)——以憂傷入題,用一連串具有鮮明感情色彩的詞匯一下子將讀者引入了“憂傷”的氛圍,從而步入了詩人刻意營造的感情王國。

  詩人豐富復雜的情感是隨著詩章的逐步展開而漸次委婉吐露的。詩篇先從比喻人手,描述了詩人的憂思之重猶如處于漫漫長夜之中,曲折糾纏而難以解開,由此自然聯系到了自然界——“謂秋風起而草木變色也”(朱熹語);繼而寫到了楚懷王,由于他的多次遷怒,而使詩人倍增了憂愁,雖有一片赤誠之心,卻仍無濟于事,反而是懷王多次悔約,不能以誠待之。詩人試圖再次表白自己希冀靠攏君王,卻不料屢遭讒言,其心情自不言而喻——“震悼”、“夷猶”、“怛傷”、“憺憺”,一系列刻畫內心痛苦詞語的運用,細致入微地表現了詩人的忠誠與不被理解的窘迫?!巴逡詾橄褓?,指彭咸以為儀”,“善不由外來兮,名不可以虛作”,——一番表露,既是真誠的內心剖白,也是寄寓深邃哲理、予人啟迪的警策之句,賦予詩章以理性色彩。

  “少歌”后的“倡曰”部分,敘述角度有所轉換。這部分以由南飛北的鳥兒作譬,刻畫了詩人獨處漢北時“獨而不群”、“無良媒”的處境,其時其地,詩人的憂思益增;“望北山而流涕兮,臨流水而太息”兩句,令人讀之憮然。值得注意的是,詩篇至此巧妙地插進了一段夢境的描寫,以此抒寫詩人對郢都熾烈的懷念,使讀者似乎看到詩人的夢魂由軀體飄出,在星月微光下,直向郢都飛逝,而現實的毀滅在空幻的夢境中得到了暫時的慰藉。這是一段極富浪漫色彩的描繪,讀者似與詩人一起,帶著憂思,追尋、飛翔……

  詩篇最后部分的“亂辭”完全照應了開頭,也照應了詩題。詩人最終唱出的,依然是失望之辭——因為,夢幻畢竟是夢幻,現實終究是現實,處于進退兩難之中的詩人,無法也不可能擺脫既成的困境,他唯有陷入極度矛盾之中而藉詩章以傾吐心緒,此外別無選擇?!?徐志嘯)

九章之六 思美人

九章之二 涉江

无码A级毛片免视频_黄色片视频免费_精品人妻av区波多野结衣_中文天堂在线最新版在线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