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詩人

--------------------------

熱門詩詞

--------------------------

網友詩作

杜牧

朝代:唐
簡介:
  杜牧(公元803-853年),字牧之,京兆萬年(今陜西西安)人,宰相杜佑之孫。大和二年進士,授宏文館校書郎。多年在外地任幕僚,后歷任監察御史,史館修撰,膳部、比部、司勛員外郎,黃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職,最終官至中書舍人。晚唐杰出詩人,尤以七言絕句著稱。擅長文賦,其《阿房宮賦》為后世傳誦。注重軍事,寫下了不少軍事論文,還曾注釋《孫子》。有《樊川文集》二十卷傳世,為其外甥裴延翰所編,其中詩四卷。又有宋人補編的《樊川外集》和《樊川別集》各一卷?!度圃姟肥斩拍猎姲司?。
評述:  樊川文集序

  將仕郎守京兆府藍田縣尉充集賢殿校理裴延翰撰

  長安南下杜樊鄉,酈元注《水經》,實樊川也。延翰外曾祖司徒岐公之別墅在焉。上五年冬,仲舅自吳興守拜考功郎中,知制誥,盡吳興俸錢,創治其墅。出中書直,亟召昵密,往游其地。一旦談啁酒酣,顧延翰曰:“司馬遷云:‘自古富貴,其名磨滅者,不可勝紀?!疫m稚走于此,得官受俸,再治完具,俄及老為樊上翁。既不自期富貴,要有數百首文章,異日爾為我序,號《樊川集》,如此則顧樊川一禽魚、一草木無恨矣,庶千百年未隨此磨滅邪!”
  明年冬,遷中書舍人,始少得恙,盡搜文章,閱千百紙,擲焚之,才屬留者十二三。延翰自撮發讀書學文,率承導誘。伏念始初出仕入朝,三直太史筆,比四出守,其間余二十年,凡有撰制,大手短章,涂稿醉墨,碩夥纖屑,雖適僻阻,不遠數千里,必獲寫示。以是在延翰久藏蓄者,甲乙簽目,比校焚外,十多七八。得詩、賦、傳、錄、論、辯、碑、志、序、記、書、啟、表、制,離為二十編,合為四百五十首,題曰《樊川文集》。嗚呼!雖當一時戲感之言,孰見魄兆而果驗白邪!

  嘻!文章與政通,而風俗以文移。在三代之道,以文與忠、敬隨之,是為理具,與運高下。搜采古作者之論,以屈原、宋玉、賈誼、司馬遷、相如、揚雄、劉向、班固為世魁杰。然騷人之辭,怨刺憤懟,雖援及君臣教化,而不能沾洽持論。相如、子云,瑰麗詭變,諷多要寡,漫羨無歸,不見治亂。賈、馬、劉、班,乘時君之善否,直豁己臆,奮然以拯世扶物為任,纂緒造端,必不空言,言之所及,則君臣、禮樂、教化、賞罰,無不包焉。
  竊觀仲舅之文,高騁夐厲,旁紹曲摭,絜簡渾圓,勁出橫貫,滌濯滓寙,支立攲倚。呵摩皸瘃,如火煦焉;爬梳痛癢,如水洗焉。其抉剔挫偃,敢斷果行,若誓牧野,前無有敵。其正視嚴聽,前衡后鑾,如整冠裳,祗謁宗廟。其聒蟄爆聾,迅發不慄,若大呂勁鳴,洪鐘橫撞,撐裂噎喑,戛切《韶》《獲》。其砭熨嫉害,堤障初終,若濡稿于未焚,膏癰于未穿。栽培教化,翻正治亂,變醨養瘠,堯醲舜薰,斯有意趨賈、馬、劉、班之藩墻者邪!

  其文有《罪言》者,《原十六衛》者,《戰》、《守》二論者,與時宰《論用兵》、《論江賊》二書者。上獵秦、漢、魏、晉,南、北二朝,逮貞觀至長慶,數千百年兵農刑政措置當否,皆能采取前事,凡人未嘗經度者。若繩裁刀解,粉畫線織,布在眼見耳聞者。其譎往事,則《阿房宮賦》;刺當代,則《感懷詩》;有國欲亡,則得一賢人,決遂不亡,則《張保皋傳》;尚古兵柄,本出儒術,不專任武力者,則注《孫子》而為其序;褒勸賢杰,表揭職業,則贈莊淑大長公主及故丞相奇章公、汝南公墓志;摽白歷代取士得才,率由公族子弟為多,則《與高大夫書》;諫諍之體,非訐丑惡,與主斗激,則《論諫書》;若一縣宰,因行德教,不施刑罰,能舉古風,則《謝守黃州表》;一存一亡,適見交分,則《祭李處州文》;訓勵官業,告束君命,擬古典謨,以寓誅賞,則司帝之誥。其余述諭贊誡,興諷愁傷,易格異狀,機鍵雜發,雖綿遠窮幽,醲腴魁礨,筆酣句健,窕眇碎細,包詩人之軌憲,整揚、馬之衙陣,聳曹、劉之骨氣,掇顏、謝之物色,然未始不撥劚治本,縆幅道義,鉤索于經史,抵御于理化也。故文中子曰:“言文而不及理,是天下無文也,王道何從而興乎?”嘻!所謂文章與政通,而風俗以文移,果于是以卜。盛時理具,踔三代而蔭
萬古,若躋太華,臨溟渤,但觀乎積高而沓深,不知其磅礴澶漫,所為遠大者也。

  近代或序其文,非有名與位,則文學宗老。小子既就其集,寤寐思慮,顛倒反覆,不翅逾年。茍墜承顧付與之言,雖晦顯兩不相解,在他人無知狀者。然以高有天,幽有神,陰有宰物者,可自抵誣,以甘罰殛邪!故總條目,強自作序。


  樊川別集序

  集賢校理裴延翰編次牧之文,號《樊川集》者二十卷,中有古律詩二百四十九首。且言牧始少得恙,盡搜文章,閱千百紙,擲焚之,才屬留者十二三,疑其散落于世者多矣。舊傳集外詩者又九十五首,家家有之。予往年于棠郊魏處士野家得牧詩九首,近汶上盧訥處又得五十篇,皆二集所逸者。其《后池泛舟宴送王十秀才》詩,乃知外集所亡,取別句以補題。今編次作一卷,俟有所得,更益之。熙寧六年三月一日,杜陵田概序。


  舊唐書本傳

  杜牧字牧之。既以進士擢第,又制舉登乙第,解褐宏文館校書郎,試左武衛兵曹參軍。沈傳師廉察江西宣州,辟牧為從事,試大理評事;又為淮南節度推官、監察御史里行,轉掌書記,俄拜真監察御史,分司東都。以弟顗病目,棄官。授宣州團練判官、殿中侍御史、內供奉。遷左補闕、史館修撰,轉膳部、比部員外郎,并兼史職。出牧黃、池、睦三郡,復遷司勛員外郎、史館修撰,轉吏部員外郎。又以弟病免歸。授湖州刺史,入拜考功郎中、知制誥。歲中,遷中書舍人。牧好讀書,
工詩,為文嘗自負經緯才略。武宗朝,誅昆夷、鮮卑,牧上宰相書,論兵事。言胡戎入寇,在秋冬之間,盛夏無備,宜五六月中擊胡為便。李德裕稱之。注曹公所定《孫武十三篇》,行于代。牧從兄悰,隆盛于時,牧居下位,心嘗不樂。將及知命,得病,自為墓志、祭文。又嘗夢人告曰:“爾改名畢?!庇庠?,奴自家來,告曰:“炊將熟而甑裂?!蹦猎唬骸敖圆幌橐??!倍碛謮魰屑堅唬骸梆ò遵x,在彼空谷?!卞?,寢而嘆曰:“此過隙也。吾生于角,徵還于角,為第八宮,吾之甚厄也。予自湖守遷舍人,木還角,足矣?!逼淠暌约步K于安仁里,年五十。有集二十卷,曰《杜氏樊川集》,行于代。子德祥,官至丞郎。


  自撰墓志銘

  牧字牧之。曾祖某,河西隴右節度使;祖某,司徒、平章事、岐國公、贈太師;考某,駕部員外,累贈禮部尚書。牧進士及第,制策登科,弘文館校書郎,試左武衛兵曹參軍、江西團練巡官,轉監察御史里行、御史、淮南節度掌書記,拜真監察,分司東都。以弟病去官,授宣州團練判官、殿中侍御史、內供奉,遷左補闕、史館修撰,轉膳部、比部員外郎,皆兼史職。出守黃、池、睦三州,遷司勛員外郎、史館修撰,轉吏部員外。以弟病,乞守湖州,入拜考功郎中、知制誥。周歲,拜中書舍人。

  某平生好讀書,為文亦不出人。曹公曰:“吾讀兵書戰策多矣,孫武深矣?!币蜃⑵鋾?,乃曰:“上窮天時,下極人事,無以加也,后當有知之者?!?BR>
  去歲七月十日,在吳興,夢人告曰:“爾當作小行郎?!睆蛦柶浯?,曰:“禮部考功,為小行矣?!毖云浣K典耳。今歲九月十九日歸,夜困,亥初就枕寢,得被勢久,酣而不夢,有人朗告曰:“爾改名畢?!笔露?,奴順來言“炊將熟甑裂”。予曰:“皆不祥也?!笔辉率?,夢書片紙“皎皎白駒,在彼空谷”,傍有人曰:“空谷,非也,過隙也?!庇枭诮?,星昴畢于角為第八宮,曰病厄宮,亦曰八殺宮,土星在焉,火星繼木。星工楊晞曰:“木在張于角為第十一福德宮,木為福德大君子,救于其旁,無虞也?!庇柙唬骸白院夭恢軞q,遷舍人,木還福于角足矣,土火還死于角,宜哉!”復自視其形,視流而疾,鼻折山根,年五十,斯壽矣。某月某日,終于安仁里。

  妻河東裴氏,朗州刺史偃之女,先某若干時卒。長男曰曹師,年十六;次曰祝柅,年十二。別生二男,曰蘭、曰興,一女,曰真,皆幼。以某月日,葬于少陵司馬村先塋。銘曰:

  后魏太尉颙,封平安公,及予九世,皆葬少陵。嗟爾小子,亦克厥終,安于爾宮。

(《樊川文集》卷十)


  詩評十七則

杜牧之詩,輕倩秀艷,在唐賢中另是一種筆意,故學詩者不讀小杜詩必不韻。(《李調元詩話》)

杜紫微才高,俊邁不羈,其詩有氣概,非晚唐人所能及。
(《陳氏書錄》)

杜牧、許渾同時,然各為體。牧于律中常寓少拗峭,以矯時弊;渾詩圓穩律切,麗密或過杜牧,而抑揚頓挫不及也。(《后村詩話》)

杜牧之與韓、柳、元、白同時,而文不同韓、柳,詩不同元、白,復能于四家外詩文皆別成一家,可云特立獨行之士矣。(《北江詩話》)

小杜之才,自王右丞后未見其比,其筆力回斡處,亦與王龍標、李東川相視而笑。少陵無人謫仙死,竟不意又見此人。只如“今日鬢絲禪榻畔,茶煙輕揚落花風”、“自說江湖不歸事,阻風中酒過年年”,直自開、寶以后百余年無人能道。而五代南北宋以后,亦更不能道矣。
此真悟徹漢魏六朝之底蘊者也。(《石洲詩話》)

樊川真色真韻,殆欲吞吐中、晚千萬篇,正亦何必效杜哉?。ㄍ希?BR>
杜牧之門第既高,神穎復雋,感慨時事,條畫率中機宜,居然具宰相作略。顧回翔外郡,晚乃升署紫微。堤筑非遙,甑裂先兆,亦由平昔詩酒情深,局量微嫌疏躁,有相才,無相器故爾。自牧之后,詩人擅經國譽望者概少,唐人材益寥落不振矣。(《唐詩談叢》)

律詩至晚唐,李義山而下,惟杜牧之為最,宋人評其詩豪而艷、宕而麗,于律詩中特寓拗峭,以矯時弊,信然。(《升庵詩話》)

杜牧之晚唐翹楚,名作頗多,而恃才縱筆處亦不少。如《題宣州開元寺水閣》,直造老杜門墻,豈特人稱小杜而已哉?。ā兑黄霸娫挕罚?BR>
杜牧詩主才,氣俊思活。(《吟譜》)

牧之詩含思悲凄,流情感慨,抑揚頓挫之節,尤其所長。以時風委靡,獨持拗峭,雖云矯其流弊,然持情亦巧矣。(《唐音癸簽》)

俊爽若牧之,藻綺若庭筠,精深若義山,整密若丁卯,皆晚唐錚錚者。其才則許不如李,李不如溫,溫不如杜。今人于唐,專論格不論才;于近,則專論才不論格,皆中無定見而任耳之過也。(《詩藪》)

李義山、劉夢得、杜牧之三人,筆力不相上下,大抵工律詩而不工古詩,七言尤工,五言微弱,雖有佳句,然不能如韋、柳、王、孟之高致也。義山多奇趣,夢得有高韻,牡之專事華藻,此其優劣耳。
(《歲寒堂詩話》)

杜牧之云:“多情卻是總無情,惟覺樽前笑不成?!币夥遣患?,然而詞意淺露,略無余蘊。只知道得人心中事,而不知道盡則又淺露也。后來詩人能道得人心中事者少爾,尚何無余蘊之責哉?。ㄍ希?BR>
杜牧嘗譏元、白云:“淫詞褻語,入人肌膚,吾恨不在位,不得以法治之。而牧之詩淫褻者與元、白等耳,豈所謂睫在眼前猶不見乎?
(《升庵詩話》)

杜紫微掊擊元、白,不減霜臺之筆,至賦《杜秋》詩,乃全法其遺響,何也?其詠物如“仙掌月明孤影過,長門燈暗數聲來”,亦可觀。
(《藝苑卮言》)

杜牧詩,惟絕句最多風調,余不能。然《杜秋》詩至“我昨金陵過,聞之為噓唏”,詩意已足。以后引夏姬、西子等,則十紙難竟。又有指何而為捉等,是豈雅人深致?不及《琵琶行》多矣。其七言律亦極有佳致。(《圍爐詩話》)


杜牧的詩作

--------------------------
江南春
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
赤壁
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
山行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云生處有人
鷺鷥
雪衣雪發青玉觜,群捕魚兒溪影
早雁
金河秋半虜弦開,云外驚飛四散
登樂游原
長空澹澹孤鳥沒,萬古銷沉向此
旅宿
旅館無良伴,凝情自悄然。寒燈
題宣州開元寺水閣,閣下宛溪
六朝文物草連空,天淡云閑今古
題烏江亭
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忍恥是男
嘆花
自是尋春去較遲,不須惆悵怨芳
書懷
滿目青山未得過,鏡中無那鬢絲
過勤政樓
千秋佳節名空在,承露絲囊世已
贈別二首
娉娉裊裊十三余,豆蔻梢頭二月
題揚州禪智寺
雨過一蟬噪,飄蕭松桂秋。青苔
金谷園
繁華事散逐香塵,流水無情草自
將赴吳興登樂游原
清時有味是無能,閑愛孤云靜愛
遣懷
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
過華清宮絕句三首
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
七夕
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
清明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
河湟
元載相公曾借箸,憲宗皇帝亦留
九日齊山登高
江涵秋影雁初飛,與客攜壺上翠
長安秋望
樓倚霜樹外,鏡天無一毫。南山
贈別二首之二
多情卻似總無情,唯覺樽前笑不
寄揚州韓綽判官
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
贈別二首之一
娉娉裊裊十三馀,豆蔻梢頭二月
和令狐侍御賞蕙草
尋常詩思巧如春,又喜幽亭蕙草
骕骦駿
瑤池罷游宴,良樂委塵沙。遭遇
華清宮
零葉翻紅萬樹霜,玉蓮開蕊暖泉
偶題
道在人間或可傳,小還輕變已多
盧秀才將出王屋高步名場江
王屋山人有古文,欲攀青桂弄氛
歲日朝回口號
星河猶在整朝衣,遠望天門再拜
望少華三首
身隨白日看將老,心與青云自有
送張判官歸兼謁鄂州大夫
處士聞名早,游秦獻疏回。腹中
許秀才至辱李蘄州絕句問斷
有客南來話所思,故人遙枉醉中
江南送左師
江南為客正悲秋,更送吾師古渡
宿長慶寺
南行步步遠浮塵,更近青山昨夜
長安雪后
秦陵漢苑參差雪,北闕南山次第
長安晴望
翠屏山對鳳城開,碧落搖光霽后
別王十后遣京使累路附書
重關曉度宿云寒,羸馬緣知步步
破鏡
佳人失手鏡初分,何日團圓再會
登灃州驛樓寄京兆韋尹
一話涔陽舊使君,郡人回首望青
送杜顗赴潤州幕
少年才俊赴知音,丞相門欄不覺
寄浙西李判官
燕臺上客意何如?四五年來漸漸
龍丘途中二首
漢苑殘花別,吳江盛夏來。唯看
冬日題智門寺北樓
滿懷多少是恩酬,未見功名已白
三川驛伏覽座主舍人留題
舊跡依然已十秋,雪山當面照銀
羊欄浦夜陪宴會
戈檻營中夜未央,雨沾云惹侍襄
宮人冢
盡是離宮院中女,苑墻城外冢累
十九兄郡樓有宴病不赴
十二層樓敞畫檐,連云歌盡草纖
賀崔大夫崔正字
內舉無慚古所難,燕臺遙想拂塵
有感
宛溪垂柳最長枝,曾被春風盡日
聚散竟無形,回腸自結成。古今
書懷寄盧州
謝山南畔州,風物最宜秋。太守
寢夜
蛩唱如波咽,更深似水寒。露華
送劉三復郎中赴闕
橫溪辭寂寞,金馬去追游。好是
陜州醉贈裴四同年
凄風洛下同羈思,遲日棠陰得醉
寄杜子二首
不識長楊事北胡,且教紅袖醉來
宣州留贈
紅鉛濕盡半羅裙,洞府人間手欲
南陵道中
南陵水面漫悠悠,風緊云輕欲變
宣州開元寺南樓
小樓才受一床橫,終日看山酒滿
寄遠人
終日求人卜,回回道好音。那時
冬至日遇京使發寄舍弟
遠信初逢雙鯉去,他鄉正遇一陽
見穆三十宅中庭梅榴花謝
矜紅掩素似多才,不待櫻桃不逐
殘春獨來南亭因寄張祜
暖云如粉草如茵,獨步長堤不見
洛陽
文爭武戰就神功,時似開元天寶
春思
豈君心的的,嗟我淚涓涓。綿羽
送薛邽二首
可憐走馬騎驢漢,豈有風光肯占
寄李播評事
子列光殊價,明時忍自高。寧無
奉和仆射相公春澤稍愆圣君
飄來雞樹鳳池邊,漸壓瓊枝凍碧
留贈
舞靴應任閑人看,笑臉還須待我
送牛相公出鎮襄州
盛時常注意,南雍暫分茅。紫殿
代人作
樓高春日早,屏束麝煙堆。盼眄
洛下送張曼容赴上黨召
歌闋樽殘恨起偏,憑君不用設離
留誨曹師等詩
萬物有丑好,各一姿狀分。唯人
別沈處士
舊事參差夢,新程邐迤秋。故人
寄題宣州開元寺
松寺曾同一鶴棲,夜深臺殿月高
偶題二首
勞勞千里身,襟袂滿行塵。深夜
寄唐州李玭尚書
累代功勛照世光,奚胡聞道死心
贈張祜
詩韻一逢君,平生稱所聞。粉毫
郡齋獨酌 黃州作。
前年鬢生雪,今年須帶霜。時節
秋娘詩并序
杜秋,金陵女也。年十五為李锜
讀韓杜集
杜詩韓集愁來讀,似倩麻姑癢處
朱坡
下杜鄉園古,泉聲繞舍啼。靜思
奉和門下相公送西川相公兼
盛業冠伊唐,臺階翊戴光。無私
夏州崔常侍自少常亞列出領
帝命詩書將,壇登禮樂卿。三邊
送容州唐中丞赴鎮
交阯同星座,龍泉似斗文。燒香
題宣州開元寺 寺置于東晉
南朝謝朓城,東吳最深處。亡國
見吳秀才與池妓別因成絕句
紅燭短時羌笛怨,清歌咽處蜀弦
冬至日寄小侄阿宜詩
小侄名阿宜,未得三尺長。頭圓
張好好詩并序
牧太和三年,佐故吏部沈公江西
潤州二首
句吳亭東千里秋,放歌曾作昔年
杏園
夜來微雨洗芳塵,公子驊騮步貼
道一大尹存之學士庭美學士
自致霄漢皆與舍弟昔年還往牧
不飲贈酒
細算人生事,彭殤共一籌。與愁
出宮人二首
閑吹玉殿昭華管,醉折梨園縹蒂
憶游朱坡四韻
秋草樊川路,斜陽覆盎門。獵逢
贈宣州元處士
陵陽北郭隱,身世兩忘者。蓬蒿
過驪山作
始皇東游出周鼎,劉項縱觀皆引
哭李給事中敏
陽陵郭門外,陂陁丈五墳。九泉
顯示杜牧全部伍佰壹拾伍首詩詞作品
--------------------------
无码A级毛片免视频_黄色片视频免费_精品人妻av区波多野结衣_中文天堂在线最新版在线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