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詩人

--------------------------

熱門詩詞

--------------------------

網友詩作

杜甫

朝代:唐
簡介:
杜甫(712-770)字子美,原籍襄陽。一生坎坷。其詩顯示了唐代由盛轉衰的歷史過程,被稱為“詩史”。以古體、律詩見長,風格多樣,而以沉郁為主。被后世詩家尊為“詩圣”。有《杜工部集》。

評述: 《杜工部詩話選》

詩人以一字為工,世固知之,惟老杜變化開闔,出奇無窮,殆不可以跡捕。如“江山有巴蜀,棟宇自齊梁”,遠近數千里,上下數百年,只在“有”與“自”兩字間,而吞納山川之氣,俯仰古今之懷,皆見于言外。藤王亭子“粉墻猶竹色,虛閣自松聲”,若不用“猶”與“自”兩字,則余八言,凡亭子皆可用,不必藤王也。此皆工妙至到,人力不可及,而此老獨雍容閑肆,出于自然,略不見其用力處。今人多取其已用字,模仿用之,偃蹇狹隘,盡成死法,不知意與境會,言中其節,凡字皆可用也。

詩語固忌用巧太過,然緣情體物,自有天然工妙,雖巧而不見刻削之痕。老杜“細雨魚兒出,微風燕子斜?!贝耸执鶡o一字虛設,雨細著水面為漚,魚常上浮而氵念,若大雨則伏而不出矣;燕體輕弱,風猛則不能勝,唯微風乃受以為勢,故又有“輕燕受風斜”之語。至“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深深”字若無“穿”字,“款款”字若無“點”字,皆無以見其精微,如此,則讀之渾然,全似未嘗用力,此所以不礙其氣格超勝,使晚唐諸子為之,便當如“魚躍練波拋玉尺,鶯穿細柳織金梭”體矣。七言難于氣象雄偉,句中有力而紆余不失言外之意,自老杜“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云變古今”與“五更鼓角悲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等句之后,嘗恨無復繼者。

禪宗論云間有三種語:其一為隨波逐浪句,謂隨物應機,不主故常;其二為截斷眾流句,謂超出言外,非情識所到;其三為函蓋乾坤句,謂泯然皆契,無間可伺;其深淺以是為序。余嘗戲謂學子,言老杜有此三種語,但先后不同:“波浪菰米沉云黑,露冷蓮房墜粉紅”為函蓋乾坤句,以“落花游絲白日靜,鳴鳩乳燕青春深”為隨波逐浪句,以“百年地僻柴門回,五月江深草閣寒”為截斷眾流句。若有解者,當與渠同參。

〔摘自宋葉少蘊《石林詩話》〕

古人為詩,貴于意在言外,使人思而得之,故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戒也。近世詩人惟杜子美最得詩人之體,如“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鄙胶釉?,明無余物矣;草木深,明無人矣;花鳥平時可娛之物,見之而泣,聞之而悲,則時可知矣。他皆類此,不可遍舉。

〔摘自宋司馬溫公《續詩話》〕

孟嘉帽落,前世以為勝絕,杜子美九日詩云:“羞將短發還吹帽,笑倩傍人為正冠”,其文雅曠達,不減昔人。謂詩非力學可致,正須胸中度世爾。
摘自宋陳師道《后山詩話》〕

余頃年游蔣山,夜上寶公塔,時天已昏黑,而月猶未出,前臨大江,下視佛屋崢嶸,時聞風鈴鏗然有聲,忽記少陵詩“夜深殿突兀,風動金瑯鐺?!被腥蝗缂赫Z也。又嘗獨行山谷間,古木夾道交陰,惟聞子規相應木間,乃知“兩邊山木合,終日子規啼”之為佳句也。又暑中瀕溪與客納涼,時夕陽在山,蟬聲滿樹,觀二人洗馬于溪中,曰此少陵所謂“晚涼看洗馬,森木亂鳴蟬”者也。此詩平日誦之,不見其工;惟當所見處,乃始知其妙。作詩正要寫所見耳,不必過為奇險也。

凡詩人作語,要令事在語中而人不知。余讀太史公天官書“天一槍培〔注:改為木字旁〕矛盾動搖角大兵起〔注:不知在哪斷句,存疑〕”,杜少陵詩云:“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鄙w暗用遷語,而語中乃有用兵之意,詩至于此,可以為工也。
〔以上摘自宋周紫芝《竹坡詩話》〕

古之作者,初無意于造語,所謂因事以陳詞。如杜子美北征一篇,直紀行役爾,忽云“或紅如丹砂,或黑如沾漆,雨露之所濡,甘苦齊結實?!贝祟愂且?。文章只如人作家書乃是。

〔以上摘自宋強幼安《唐子西文錄》〕

老杜不可議論,亦不必稱贊,茍有所得,亦不可不記也。如唐太宗,相者如是之云:“龍鳳之姿,天日之表?!倍隙旁娫疲骸罢鏆怏@戶牖”,可謂簡而盡。又經昭陵詩曰:“文物多師古,朝廷半老儒。直辭寧戮辱,賢路不崎嶇?!碧?BR>智勇英特,武定天下,而能如此,最盛德也。

老杜衡州詩云:“悠悠委薄俗,郁郁回剛腸?!贝苏Z甚悲。昔蒯通讀樂毅傳而涕泣,后人亦當味此而泣者也。

齊梁間樂府詞云:“護昔加窮褲,防閑托守宮。今日牛羊上邱隴,當時近前面發紅?!崩隙抛鼷惾诵性疲骸百n名大國虢與秦?!逼渥湓唬骸吧魑鸾柏┫噜??!彪絿貒晤A國忠事,而近前即嗔耶?東坡言老杜似司馬遷,蓋深知之。

摘自宋許□(“凱”右邊換“頁”)《彥周詩話》〕

予讀杜詩云:“江漢思歸客,乾坤一腐儒”“功業頻看鏡,行藏獨倚樓”,嘆其含蓄如此;及云:“虎氣必騰上,龍身寧久藏”“蛟龍得云雨,雕鶚在秋天”,則又駭其奮迅也?!安萆蠲允芯?,地僻〖女賴〗衣裳”“經心石鏡月,到面雪山風”,愛其清曠如此;及云:“退朝花底散,規院都邊迷”“君隨丞相后,我住日華東”,則又怪其華艷也?!熬每偷脽o淚,故妻難及晨”“曩空苦羞澀,留得一錢看”,嗟其窮愁如此;及云:“香霧云鬟濕,清輝玉臂寒”“笑時花近靨,舞罷錦纏頭”,則又疑其侈麗也。至讀“識歸龍鳳質,威定虎狼都”“風塵三尺劍,社稷一戎衣”,則又見其發揚而蹈厲矣?!拔迨ヂ擙埿?,千官列雁行”“圣圖天廣大,宗祀日光輝”,則又得其雄深而雅健矣?!霸S身一何愚,自比稷與契”“雖乏諫爭姿,恐君有遺失”,則又知其許國而愛君也?!皩κ巢荒懿?,我心殊未諧”“人生無家別,何以為蒸黎”,則知其傷時而憂民也?!拔绰勏闹芩?,中自誅褒妲”“堂堂太宗業,樹立甚宏達”,斯則隱惡揚善而春秋之義耳?!把卜乾幩h,跡是雕墻后”“天下守太白,佇立更搔首”,斯則憂深思遠而詩人之旨耳。至于“上有蔚藍天,垂光抱瓊臺”“風帆倚翠蓋,暮把東皇衣”,乃神仙之致耶!“惟有摩尼珠,可照濁水源”“欲聞第一義,回向心地初”,乃佛乘之義耶!嗚呼!有能窺其一二,便可名家,況深造而具體者乎!此予所以稚齒服膺,華頂未至也。

陳無已先生語余曰:“今人愛杜甫詩,一句之內,至竊取數字以仿象之,非善學者。學詩之要,在乎立格、命意、用字而已?!庇嘣唬骸叭绾蔚仁??”曰:“冬日洛城北謁玄元皇帝廟詩,敘述功德,反復外意,事核而理長;閬中歌,辭致峭麗,語脈新奇,句清而體好,茲非立格之妙乎?江漢詩,言乾坤之大,腐儒無所寄其聲;縛雞行,言雞蟲得失,不如兩忘而寓于道,茲非命意之深乎?贈蔡希魯詩云:“身輕一鳥過”,力在一“過”字;徐步詩云:“蕊粉上蜂須”,功在一“上”字,茲非用之精乎?學者,體其格,高其意,煉其字,則自然有合矣,何必規規然仿象之乎?”

〔以上摘自宋張表臣《珊瑚鉤詩話》〕

老杜寄身于兵戈騷屑之中,感時對物,則悲傷系之,如“感時花濺淚”是也,故作詩多用一“自”字。田父泥飲詩云:“步屣隨春風,村村自花柳”,遣懷詩云:“愁云看霜露,寒城菊自花”,憶弟詩云:“故園花自發,春日鳥還飛”,日暮詩云:“風月自清夜,江山非故國”,騰王亭子詩云:“古墻猶竹色,虛閣自松聲”,言人情對境,自有悲喜,而初不能累無情之物也。

近時論詩者,皆謂偶對不切則失之〖上分下鹿〗,太切則失之俗,如江西詩社所作,慮失之俗也,則往往不甚對,是亦一偏之見爾。老杜江陵詩云:“地利西通蜀,天文北照秦”,秦州詩云:“水落魚龍夜,山空鳥鼠秋。叢篁低地碧,高柳半天青”,豎子至云:“〖木且〗梨且綴碧,梅杏半傳黃”,如此之類,可謂對偶太切矣,又何俗乎?如“雞蕊紅相對,他時錦不如。磨滅余篇翰,平生一釣舟”之類,雖對不求太切,而未嘗失格律也。學詩者當審此。

陳去非嘗為余言:唐人皆苦思作詩,所謂“吟安一個字,扌然斷數莖須”“句句夜深得,心從天外歸”“吟成五字句,用破一生心”“蟾蜍影里清吟苦,舴艋舟中白發生”之類是也,故造語皆工,得句皆奇。但韻格不,故不能參少陵逸步。后之學詩者,倘或能取唐人語,而掇入少陵繩墨步驟中,此連胸之術也。
詩人贊美同志詩篇之善,多比珠璣碧玉錦繡花草之類。至杜子美則肯作此陳腐語邪?寄岑參詩云:“意愜關飛動,篇終接混?!?,夜聽許十一誦詩云:“精微穿溟氵幸,飛動摧霹靂”,贈廬琚詩曰:“藻翰惟牽率,湖山合動搖”,贈鄭諫議詩云:“豪毛無遺憾,波瀾獨老成”,贈高適詩云:“美名人不及,佳句法如何?”,寄李白詩云:“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皆驚人語也。視余子,其神芝之與腐菌哉?

杜子美云:“為人性僻求眈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則是凡子美胸中流出者,無非驚人之語矣。讀其集者,當知此言不妄。

〔以上摘自宋葛立力《韻語陽秋》〕


【《舊唐書》文苑本傳】

杜甫,字子美,本襄陽人,后徙河南鞏縣。曾祖依藝,位終鞏令。祖審言,終膳部員外郎,自有傳。父閑,終奉天令。

甫天寶初(注:應為開元末)應進士不第。天寶末,獻三大禮賦,玄宗奇之,召試文章,授京兆府兵曹參軍(注:應為右衛率府參軍)。十五載,祿山餡京師,肅宗征兵靈武。甫自京師宵遁,赴河西(注:時未嘗到河西),謁肅宗于彭原(注
:應為鳳翔),拜右拾遺(注:應為左拾遺)。房[王官]為布衣時,與甫善。時[王官]為宰相,請自帥師討賊,帝許之。是年十月,[王官]兵敗于陳濤斜。明年春,[王官]罷相。甫上疏言[王官]有才,不宜罷免。肅宗怒,貶[王官]為
刺史,出甫為華州司功參軍。時關輔亂離,谷食踴貴,甫寓居成州同谷縣(注:成州之上漏去秦州),自負薪采[木呂],兒女餓殍者數人。久之,召補京兆府功曹(注:公不赴功曹之命,系代宗廣德元年居梓、閬間事)。

上元二年冬,黃門侍郎鄭國公嚴武鎮成都(注:武凡兩鎮成都,其在上元二年,則以綿州刺史遷東川節度,兼除西川。至以黃門侍郎再帥劍南,乃代宗廣德二年事),奏為節度參謀、檢校尚書工部員外郎,賜緋魚袋(注:此在嚴再鎮后,非上
元也)。武與甫世舊,待遇甚隆。甫性褊躁,無器度,恃恩放恣,嘗憑醉登武之床,瞪視武曰:“嚴挺之乃有此兒!”武雖急暴,不以為忤。甫于成都浣花里,種竹植樹,結廬枕江,縱酒嘯詠,與田夫野老相狎蕩,無拘檢。嚴武過之。有時不冠。
其傲誕如此。永泰元年夏,武卒,甫無所依(公之去蜀東行,以公詩證之,當在嚴武未卒之前)。

及郭英□(“刈”的左部)代武鎮成都,英□武人,粗暴,無能刺謁,耐游東蜀,依高適(注:時適已官京朝,不在東蜀,公亦未依適)。既至而適卒。是歲,崔寧殺英□,楊子琳功西川,蜀中大亂,甫以其家避亂荊楚(注:去蜀后居夔且二
年,史漏),扁舟下峽。未維舟而江陵亂(注:其時江陵無警),乃溯沿湘流,游衡山,寓居耒陽(注:自衡往郴,舟泊耒陽耳,未嘗寓居也)。甫嘗游岳廟,為暴水所阻(注:阻水不在岳廟),旬日不得食。耒陽令知之,自棹舟迎甫而還。永泰
二年(注:當作大歷二年),啖牛肉白酒,一夕而卒于耒陽(注:此說出于唐小說家,不可信,當以公詩正之),時年五十有九。子宗武,流落湖湘而卒。元和中,宗武子嗣業自耒陽遷甫之柩(注:元氏撰墓系,無自耒陽之文),歸葬于偃師西北
首陽山之前。
天寶末詩人,甫與李白齊名,而白自負文格放達,譏甫齷齪,有飯顆山頭之嘲誚(注:唐《本事詩》云:太白戲杜曰:“飯顆山頭逢杜甫,頭戴笠子日卓午。借問別來太瘦生,總為從前作詩苦?!鄙w譏其拘束也。此詩太白集不載,不可信)。
元和中,詞人元稹論李、杜之優劣,自后屬文者,以稹論為是。


【《新唐詩》本傳】

甫字子美,少貧,不自振,客吳、楚、齊、趙間。李邕奇其材,先往見之。舉進士,不中第,困長安。天寶十三載,玄宗朝獻太清宮、饗廟及郊,甫奏賦三篇(注:公獻賦在天寶十載)。帝奇之,使待制集賢院,命宰相試文章,擢河西尉,不
拜;改右衛率府胄曹參軍。數上賦頌,因高自稱道,且言:“先臣恕、預以來,承儒守官,十一世迨審言,以文章顯中宗時。臣賴緒業,自七歲屬辭,且四十年,然衣不蓋體,常寄食于人。竊恐轉死溝壑,伏惟天子哀憐之。若令執先臣故事,拔泥
途之久辱,則臣之述作,雖不足鼓吹六經,先鳴諸子,至沉郁頓挫,臨時敏給,揚雄、枚皋可企及也。有臣如此,陛下其忍棄之!”

會祿山亂,天子入蜀,甫避走三川(注:三川縣屬[鹿阝]州)。肅宗立,自[鹿阝]州羸服欲奔行在,為賊所得。至德二載,亡走鳳翔,上謁,拜左拾遺。與房[王官]為布衣交。[王官]時敗陳濤斜,又以客董廷蘭,罷宰相。甫上疏言罪
細,不宜免大臣。帝怒,詔三司雜問。宰相張鎬曰:“甫若抵罪,絕言者路?!钡勰私?。甫謝,且稱:“[王官]宰相子,少自樹立,為醇儒,有大臣禮。時論許[王官]才堪公輔,陛下果委而相之。觀其深念主憂,義形于色。然性失于簡,酷嗜
鼓琴。廷蘭托[王官]門下,貧疾昏老,依倚為非。[王官]愛惜人情,一至玷污。臣嘆其功名未就,志氣挫衄。覬陛下棄細錄大,所以冒死稱述。涉近訐激,違忤圣心,陛下赦臣百死,再賜骸骨,天下之幸,非臣獨蒙?!比坏圩允遣簧跏′?。

時所在寇奪,甫家寓[鹿阝],彌年艱窶,孺弱至餓死,因許甫自往省親。從還京師,(注:孺弱餓死,乃天寶十四載自京赴奉先時事。若往[鹿阝]迎家,則在至德二載)出為華州司功參軍。關輔饑(注:更以東都殘毀,故鄉不可歸),輒
棄官去??颓刂?,負薪采橡栗自給。流落劍南,結廬成都西郭。召補京兆功曹參軍,不至(注:此二句當在“往依焉”之下)。會嚴武節度劍南東西川,往依焉。武再帥劍南,表為參謀檢校工部員外郎。武以世舊,待甫甚善,親至其家。甫見之,
或時不巾。而性褊躁傲誕,嘗登武床,瞪視曰:“嚴挺之乃有此兒!”武亦暴猛,外若不以為忤,中銜之。一日,欲殺甫及梓州刺史章彝,集吏于門。武將出,冠鉤于簾三。左右白其母,奔救得止,獨殺彝(注:此說出《云溪友義》,不可信。以
公詩考之,嚴武來鎮蜀,章彝已入覲)。武卒,崔[日干]等亂,甫往來梓、夔之間(注:游梓乃寶應、廣德間事,至是惟寓夔耳)。大歷中,出瞿塘,下江陵,溯沅湘以登衡山,因客耒陽,游岳祠,大水遽至,涉旬不得食,縣令具舟迎之,乃得
還。令嘗饋牛炙白酒,大醉,一昔卒(注:此段之謬,與舊史同),年五十九。

甫放曠不自檢,好論天下大事,高而不切。少與李白齊名,時號“李杜”。嘗從白及高適過汴州,酒酣,登吹臺,慷慨懷古,人莫測也。數嘗寇亂,挺節無所污。為歌詩,傷時澆弱,情不忘君,人憐其忠云。

贊曰:唐興,詩人承陳、隋風流,浮靡相矜。至宋之問、沈[亻全]期等,研揣聲音,浮切不差,而號律詩,競相沿襲。逮開元間,稍裁以雅正。然恃華者質反,好麗者壯為,人得一概,皆自名所長。至甫,渾涵汪茫,千匯萬狀,兼古今而有
之。他人不足,甫乃厭馀。殘膏勝馥,沾丐后人多矣。故元稹謂詩人已來,未有如子美者。甫又善陳時事,律切精深,至千言不少衰,世號詩史。昌黎韓愈于文章慎許可,至于歌詩,獨推曰:“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闭\可信云。


【元稹撰唐故檢校工部員外郎杜君墓系銘(江陵士曹時作)】

敘曰:余讀詩至杜子美而知大小之有所總萃焉。始堯舜時,君臣以賡歌相和,是后詩人繼作,歷夏、殷、周千馀年,仲尼緝合選練,取其干預教化之尤者三百篇,其馀無聞焉。騷人作而怨憤之態繁,然猶去風雅日近,尚相比擬。秦、漢已還,
采詩之官既廢,天下妖謠民謳、歌頌諷賦、曲度嬉戲之詞亦隨時間作。至漢武帝賦《柏梁》詩,而七言之體興。蘇子卿、李少卿之徒,尤工為五言。雖句讀文律各異,雅鄭之音亦雜,而詞意簡遠,指事言情,自非有為而為,則文不妄作。建安之后
,天下文士遭罹兵戰。曹氏父子鞍馬間為文,往往橫槊賦詩。其遒壯抑揚,冤哀悲離之作,尤極于古。晉世風概稍存。宋、齊之間,教失根本,士子以簡慢歙習舒徐相尚,文章以風容色澤放曠精清為高。蓋吟寫性靈,流連光景之文也。意義格力固
無取焉。陵遲至于梁、陳,淫艷刻飾,佻巧小碎之詞劇,又宋、齊之所不取也。

唐興,官舉大振。歷世之文,能者互出。而又沈、宋之流,研練精切,穩順聲勢,謂之為律詩。由是而后,文變之體極焉。然而莫不好古者遺近,務華者去實;效齊、梁則不逮于魏、晉,工樂府則力屈于五言;律切則骨格不存,閑暇則纖濃莫
備。至于子美,蓋所謂上薄風雅,下該沈、宋,言奪蘇、李,氣吞曹、劉,掩顏、謝之孤高,雜徐、庾之流麗,盡得古今之體勢,而兼人人之所獨專矣。使仲尼鍛其旨要,尚不知貴,其多乎哉。茍以其能所不能,無可無不可,則詩人以來,未有如
子美者。

是時山東人李白亦以奇文取稱,時人謂之“李杜”。余觀其壯浪縱恣,擺去拘束,模寫物象,及樂府歌詩,誠亦差肩于子美矣。至若鋪陳終始,排比聲韻,大或千言,次猶數百,詞氣豪邁而風調清深,屬對律切而脫棄凡近,則李尚不能歷其藩
翰,況堂奧乎!

予嘗欲條析其文,體別相附,與來者為之準,特病懶未就耳。適遇子美之孫嗣業啟子美之柩,襄[礻付]事于偃師。途次于荊,雅知余愛言其大父之為文,拜余為志。辭不能絕,余因系其官閥而銘其卒葬云。

系曰:昔當陽成侯姓杜氏,下十世而生依藝,令于鞏。依藝生審言,審言善詩,官至膳部員外郎。審言生閑,閑生甫;閑為奉天令。甫字子美,天寶中獻三大禮賦,明皇奇之,命宰相試文,文善,授右衛率府胄曹屬。京師亂,步謁行在,拜左
拾遺。歲馀,以直言失官,出為華州司功,尋遷京兆功曹。劍南節度嚴武狀為工部員外郎,參謀軍事。旋又棄去,扁舟下荊、楚間,竟以寓卒,旅殯岳陽,享年五十九。夫人弘農楊氏女,父曰司農少卿怡,四十九年而終。嗣子曰宗武,病不克葬,
歿,命其子嗣業。嗣業貧無以給喪,收拾乞丐,焦勞晝夜,去子美歿后馀四十年,然后卒先人之志,亦足為難矣。

銘曰:維元和之癸巳粵某月某日之佳辰,合窆我杜子美于首陽之山前。嗚呼!千載而下,曰此文先生之古墳。


【浦起龍撰讀杜提綱】

杜集不應稱草堂。草堂特流寓之一,該不得此老一生。

讀杜逐字句尋思了,須通首一氣讀。若一題幾首,再連章一片讀。還要判成片工夫,全部一齊讀。全部詩竟是一索子貫。

讀杜須耐拙句、率句、狠句、質實句、生硬句、粗糙句。

天寶間詩,大抵喜功名、憤遇蹇、憂亂萌三項居多。

玄、肅之際多微辭。讀者要屏去逆料意見、腹誹意見、追咎意見。老杜愛君,事前則出以憂危,遇事則出以規諷,事后則出以哀傷。這里磋一針,厚薄天淵。

客秦州,作客之始。當日背鄉西去,為東都被兵,家毀人散之故。河北一日未蕩,東都一日不寧。曉此,后半部詩了了。本傳舊譜并說是關輔饑,沒交涉。

蜀中詩只“劍外官人冷”一句蓋卻。設不遇嚴武,蚤已東下。夔州詩口口只想出峽,荊州、湖南詩口口只想北還。

說杜者云每飯不忘君,固是。然只恁地說,篇法都壞。試思一首詩本是貼身話,無端在中腰夾插國事,或結尾拖帶朝局,沒頭沒腦,成甚結構?杜老即不然。譬如《恨別》詩,“聞道河陽近乘勝,司徒急為破幽燕”,是望其掃除禍本,為還鄉
作計?!冻鰨{》詩,“朝士兼戎服,君王按湛盧”,“五云高太甲,六月曠摶扶”,是言國亂尚武,恥與甲卒同列,因而且向東南。以此推之,慨世還是慨身。太史公《屈平傳》謂其“系心君國,不忘欲反,冀君一寤,俗之一改也。然終無可奈何
,故不可以反”數語,正蹋著杜氏鼻孔。益信從前客秦州之始為寇亂,不為關輔饑,原委為然。

代宗朝詩,有與國史不似者。史不言河北多事,子美日日憂之;史不言朝廷輕儒,詩中每每見之??梢娛芳抑惠d得一時事跡,詩家直顯出一時氣運。詩之妙,正在史筆不到處。若拈了死句,苦求證佐,再無不錯。

杜詩合把做古書讀。小年子弟揀取百篇,令熟復,性情自然誠愨,氣志自然敦厚,胸襟自然闊綽,精神自然鼓舞。讀杜詩不顓是學作詩。


杜甫的詩作

--------------------------
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
江南逢李龜年
岐王宅里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
恨別
洛城一別四千里,胡騎長驅五六
古柏行
孔明廟前有老柏,柯如青銅根如
浣溪沙
麻葉層層 葉光,誰家煮繭一村
百憂集行
憶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黃犢走復
春夜喜雨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
月夜憶舍弟
戍鼓斷人行,秋邊一雁聲。露從
贈花卿
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
浣溪沙
旋抹紅妝看使君,三三五五棘籬
宿府
清秋幕府井梧寒,獨宿江城蠟炬
送高三十五書記
崆峒小麥熟,且愿休王師。請公
韋諷錄事宅觀曹將軍畫馬圖
國初已來畫鞍馬,神妙獨數江都
貧交行
翻手作云覆手雨,紛紛輕薄何須
麗人行之一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
對雨書懷走邀許十一簿公
東岳云峰起,溶溶滿太虛。震雷
敬贈鄭諫議十韻
諫官非不達,詩義早知名。破的
蜀相
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
劉九法曹鄭瑕邱石門宴集
秋水清無底,蕭然靜客心。椽曹
丹青引贈曹將軍霸
將軍魏武之子孫,于今為庶為清
獨立
空外一鷙鳥,河間雙白鷗。飄飖
陪鄭廣文游何將軍山林十首
不識南塘路,今知第五橋。名園
曲江三章章五句
曲江蕭條秋氣高,菱荷枯折隨風
示從孫濟
平明跨驢出,未知適誰門。權門
詠懷古跡五首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
潼關吏
士卒何草草,筑城潼關道。大城
垂老別
四郊未寧靜,垂老不得安。子孫
送張十二參軍赴蜀州,因呈楊
好去張公子,通家別恨添。兩行
游龍門奉先寺
已從招提游,更宿招提境。陰壑
洗兵馬
中興諸將收山東,捷書日報清晝
客至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
登樓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
春日憶李白
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清新
八陣圖
功蓋三分國,名高八陣圖。江流
送裴二虬尉永嘉
孤嶼亭何處?天涯水氣中。故人
新安吏
客行新安道,喧呼聞點兵。借問
日暮
牛羊下來久,各已閉柴門。風月
閣夜
歲暮陰陽催短景,天涯霜雪霽寒
哀江頭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
與鄠縣源大少府宴渼陂
應為西陂好,金錢罄一餐。飯抄
新婚別
兔絲附蓬麻,引蔓故不長。嫁女
石壕吏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
寄李十二白二十韻
昔年有狂客,號爾謫仙人。筆落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
奉濟驛重送嚴公四韻
遠送從此別,青山空復情。幾時
重游何氏五首
問訊東橋竹,將軍有報書。倒衣
望岳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造化
水檻遣心
去郭軒楹敞,無村眺望賒。澄江
去蜀
五載客蜀郡,一年居梓州。如何
秋雨嘆
闌風伏雨秋紛紛,四海八荒同一
江村
清江一曲抱村流,長夏江村事事
搗衣
亦知戍不返,秋至拭清砧。已近
義鶻行
陰崖有蒼鷹,養子黑柏顛。白蛇
征夫
十室幾人在,千山空自多。路衢
去矣行
君不見鞲上鷹,一飽則飛掣。焉
秋雨嘆
雨中白草秋爛死,階下決明顏色
佳人
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
秋雨嘆
長安布衣誰比數,反鎖衡門守環
江漢
江漢思歸客,乾坤一腐儒。片云
春宿左省
花隱掖垣暮,啾啾棲鳥過。星臨
畫鷹
素練風霜起,蒼鷹畫作殊。聳身
登兗州城樓
東郡趨庭日,南樓縱目初。浮云
贈衛八處士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
月夜
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遙憐
登岳陽樓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吳楚
野望
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萬里
戲為六絕句
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筆意縱
漫成一首
江月去人只數尺,風燈照夜欲三
旅夜書懷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星垂
后出塞五首
男兒生世間,及壯當封侯。戰伐
別房太尉墓
他鄉復行役,駐馬別孤墳。近淚
浣溪沙
軟草平莎過雨新,輕沙走馬路無
奉贈鮮于京兆二十韻
王國稱多士,賢良復幾人?異才應
故武衛將軍挽歌三首
嚴警當寒夜,前軍落大星。壯夫
白絲行
繅絲須長不須白,越羅蜀錦金粟
元都壇歌寄元逸人
故人昔隱東蒙峰,已佩含景蒼精
和賈舍人早朝
五夜漏聲催曉箭,九重春色醉仙
浣溪沙
照日深紅暖見魚,連村綠暗晚藏
渼陂西南臺
高臺面蒼陂,六月風日冷。蒹葭
杜位宅守歲
守歲阿戎家,椒盤已頌花。盍簪
病后遇過王倚飲贈歌
麟角鳳觜世莫識,煎膠續弦奇自
城西陂泛舟
青蛾皓齒在樓船,橫笛短簫悲遠
九日寄岑參
出門復入門,兩腳但如舊。所向
渼陂行
岑參兄弟皆好奇,攜我遠來游渼
投贈哥舒開府翰二十韻
今代麒麟閣,何人第一功。君王
陪李金吾花下飲
勝地初相引,余行得自娛。見輕
前出塞九首
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
贈獻納使起居田舍人澄
獻納司存雨露邊,地分清切任才
九日曲江
綴席茱萸好,浮舟菡萏衰。季秋
陪諸貴公子丈八溝攜妓納涼
落日放船好,輕風生浪遲。竹深
奉留贈集賢院崔于二學士
昭代將垂白,途窮乃叫閽。氣沖
寄高三十五書記
嘆惜高生老,新詩日又多。美名
哀王孫
長安城頭頭白烏,夜飛延秋門上
天末懷李白
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鴻雁
夢李白二首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江南
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
對雪
戰哭多新鬼,愁吟獨老翁。亂云
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
兵車行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
顯示杜甫全部壹仟壹佰柒拾首詩詞作品
--------------------------
无码A级毛片免视频_黄色片视频免费_精品人妻av区波多野结衣_中文天堂在线最新版在线WWW